加快碳市场制度体系建设 出台更多绿色财税金融政策

证券时报两会报道组力争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是党中央、国务院审时度势,从国情出发作出的重大战略决策。过去一年,党中央、国务院出台了“

  证券时报两会报道组

  力争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是党中央、国务院审时度势,从国情出发作出的重大战略决策。过去一年,党中央、国务院出台了“双碳”工作的意见和碳达峰行动方案。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正式启动,纳入重点排放单位超过2000家。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规模突破10亿千瓦,供给力度持续加大。

  今年全国两会上,如何推进双碳目标顺利实施,仍是代表委员的热议话题。多位代表委员建议,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应继续尽快出台顶层文件来做好碳配额分配工作,为碳市场体系建设提供法律支撑;可再生能源行业等应出台更多财税金融支持政策,激发市场活力;在继续做好重点行业碳减排工作的同时,也要注重新能源汽车等新兴领域的节能减碳工作。

  碳配额分配急需顶层文件

  过去一年,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正式启动交易。据生态环境部综合司司长孙守亮在生态环境部2月例行新闻发布会上介绍,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第一个履约周期顺利收官,纳入发电行业重点排放单位2162家,碳排放配额累计成交1.79亿吨,累计成交额76.61亿元。排污权有偿使用和交易试点工作也在持续推进。

  不过,在谈到碳交易市场的运行情况时,多位代表委员都指出,全国碳交易市场建设仍处于初期阶段,部分发展问题尚待解决。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石化副总经理李永林就指出,目前碳交易制度体系不够健全、配额分配不够科学合理、管理层级不够完备。

  对此,李永林建议,要加快全国碳市场制度体系建设,科学制定碳配额分配机制,健全完善碳市场管理层级,有效促进碳减排。体系建设方面,应尽快出台《全国碳排放权交易管理条例》,为碳市场体系建设提供法律支撑。制定碳配额分配机制方面,应统一配额分配方法,体现出企业碳排放和减排先进性,通过优化配额总量来有效调节碳价,发挥市场机制作用,提高企业参与碳市场的积极性。

  在全国政协委员、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吕红兵看来,利用市场交易机制并建设与之配套的法律制度体系,是推进实现双碳目标的重大制度举措。我国应进一步完善碳排放权交易体系架构,加快推进碳排放权交易法律体系建设,适时制定碳排放权交易法。

  对于碳配额分配机制,全国政协委员、艾可蓝董事长刘屹也认为,当务之急是加快立法,以明确配额分配、交易、履约清缴过程中行政管理和市场运作的边界,同时加大企业违约成本,将违约处罚金额与未履约配额量及配额市场价格挂钩。

  刘屹还建议,在立法顶层设计下,扩大碳排放配额覆盖范围,将电力、钢铁、有色、建材、化工、造纸等行业碳排放权配额纳入全国碳排放权交易系统,开展履约工作,并做好各行业碳排放权配额同质化工作。

  鼓励刺激绿色能源领域投资

  “当前形势下,运用市场手段对生态环境保护的调节激励将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谈到后续工作时,孙守亮表示,生态环境部将持续完善绿色财税和绿色金融政策,积极开展气候投融资试点工作。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的一揽子新的组合式退税减税政策有力提振了市场主体的信心。在全国政协委员、新疆金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武钢看来,税收支持政策还能在鼓励刺激绿色能源领域投资上有所作为。武钢建议,可率先在可再生能源行业试点贷款利息增值税进项抵扣政策,试点风力发电企业增值税留抵退税全面退还政策,恢复光伏发电增值税即征即退50%的政策,将风电、光伏发电企业临时占用耕地税预征改为建成后据实征收。

  同时,为了尽快建成适应绿色能源体系的电网及储能体系,武钢建议,出台鼓励储能行业及电力调度行业发展的所得税和关税政策。财政部可针对储能设备制造、零部件生产、储能项目建设运营实行“三免三减半”等税收优惠;对进口储能设备和原材料,免征进口关税。

  除税费支持政策外,李永林还建议,可从产业、行业、科技、金融、财政、贸易、税收等多方面加快出台应对气候变化相关政策,形成政策合力,推动我国投资方向和投资模式向碳达峰、碳中和调整转移,加速我国绿色低碳转型进程。待全国碳市场成熟完善后,可探索研究将碳期货、期权、远期产品等金融衍生品引入碳市场。

  在建言出台税收激励政策的同时,也有代表委员呼吁健全完善我国的碳税政策法规。全国政协委员、德勤中国副首席执行官蒋颖就认为,健全完善碳税政策法规体系是实现“双碳”目标不可或缺的一环。目前,生态优先、绿色低碳高质量发展已经在我国深入人心,征收碳税时机逐渐成熟。她建议,借鉴国际碳税的经验做法,结合我国实际破解技术难题,将碳税作为落实推进“双碳”目标的政策工具,加快研究和立法进程,完善我国“双碳”政策法规体系。

  全国政协常委、正泰集团董事长南存辉还建议,应鼓励有条件的地区或重点行业开展碳达峰碳中和试点示范建设,实施能源零碳化、交通电气化、居民生活电气化。通过试点示范,检验现行产业政策完善性,测试民生支出和财政补贴压力,建立碳中和指标体系,验证技术及装备的经济可行性。

  推进新能源汽车行业节能降碳

  通过能效约束推动节能降碳和绿色转型,坚决遏制“两高”项目盲目发展,既有助于广大企业从源头减碳,也将为碳达峰碳中和目标如期实现提供有力保障。随着我国新能源汽车的快速普及,新能源汽车行业的节能降碳问题也备受代表委员关注。

  全国人大代表、奇瑞汽车董事长尹同跃指出,国家将发电、石化、钢铁、有色等行业纳入碳排放管理的重点对象,通过全国碳交易安排的市场化手段,使企业履行碳排放的义务,但汽车产业还缺少碳排放管理统筹规划。他建议,加速推进新能源汽车纳入碳交易管理。有关部门可重点研究新能源汽车在使用阶段减少碳排放的效果,将它作为鼓励传统车厂转型新能源汽车生产的抓手,从而进一步扩大新能源汽车市场规模。

  全国人大代表,上汽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陈虹也指出,目前我国还缺少对汽车行业落实“双碳”目标的专项规划,应尽快出台汽车行业低碳发展的中长期规划,明确汽车行业面向碳达峰、碳中和的产业实施路线图,明确汽车行业碳减排的定位、责任和目标;进一步完善有利于汽车碳排放管理和控制的政策,形成汽车产业低碳政策工具箱。

  对于新能源汽车低碳发展,全国人大代表、小米集团董事长雷军表示,完整、清晰、准确的碳足迹核算体系是新能源汽车产业低碳发展的前提和基础。目前新能源汽车领域尚未形成系统的碳足迹政策管理体系,建议有关部门从顶层设计出发,制定新能源汽车产业链碳减排中长期发展规划;制定从原材料到报废回收全产业链碳足迹管理办法,明确企业主体责任,指导产业链实施碳减排。

  陈虹则建议,应进一步加大对新能源汽车使用端的支持力度,例如持续完善充电桩等配套设施建设,提供充电电费优惠等,进一步形成鼓励低碳产品消费的氛围。

  全国人大代表、通威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元还指出,家用车存在大量的闲置时间,而电动汽车电池的充放电寿命较长,将存在大量的冗余次数。可有效利用闲置资源,将其作为分布式储能单元接入系统,除运行时间以外,大部分时间在线,成为电网储能、微网储能、小区储能、家用储能的一部分。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