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难预测”,韩国大选变数留到最后一刻

韩国中央选举管理委员会此前公布的选举日程显示,3月9日韩国大选开始正式投票,投票站开放时间为6点至19点30分。在韩国约5200万人口中,约有4400万年满1

  韩国中央选举管理委员会此前公布的选举日程显示,3月9日韩国大选开始正式投票,投票站开放时间为6点至19点30分。

  在韩国约5200万人口中,约有4400万年满18岁或以上的韩国国民有资格投票。其中有超过1632万人已经在刚刚过去的周末完成提前投票。其中,新冠患者和隔离人员按规定参加了5日的提前投票。

  根据中央选举管理委员会发布的消息,为期两天的提前投票中,投票率达36.93%,创韩国提前投票最高纪录。

  根据韩国法律,总统选举5年举行一次,且不能连任。因此,韩国马上将迎来一位新总统。

  在韩国国内疫情迎来新一波高峰、国际局势引发忧虑的背景下,韩国本届总统选举受到广泛关注。然而,最终到底谁能入主青瓦台、在未来5年执掌这个亚洲第四大经济体,直至大选日当天仍可能存在变数。

  3月7日,在选前最后一天的拉票中,韩国执政党共同民主党党首宋永吉遇袭。好在送医治疗后,宋永吉立即投入拉票中。

  根据韩国民调机构Realmeter3月2日发布的结果,最大在野阵营国民力量党候选人尹锡悦的支持率为46.3%,执政党共同民主党候选人李在明的支持率为43.1%,两者的支持率差距在误差范围内。排名第三的则是在野阵营国民之党候选人安哲秀,其支持率为6.7%。韩国中央选举管理委员会此前表示,从3日至9日晚投票结束,禁止公布选举相关民调结果,以及援引3日以后进行的民调结果进行报道。

  变数留到最后一刻

  对于韩国选民来说,2022年的大选与各种变数紧密相连。领跑民意的在野党与执政党候选人在此前多轮民调中支持率不相上下,因此本届大选被称为“史上最难预测”。即便在2月28日选票印刷完后,变数仍旧出现。

  3月3日,在野党阵营两名支持率最高的总统候选人——尹锡悦与安哲秀举行记者会,宣布推举单一候选人,并在大选后合并两党。安哲秀还在会上明确宣布支持尹锡悦。此举意味着他将再次退出大选,而这已是安哲秀第四次在竞选最后关头退出韩国大选。

  根据3月3日前的民调,在野阵营于最后时刻联手,难道意味着将“稳赢”被视为现总统文在寅接班人的李在明?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亚太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李旻对第一财经分析道,鉴于此前的民调,如果安哲秀的选票全部归入尹锡悦囊中,尹锡悦的胜算很高,“但还有种可能,安哲秀的选票并不一定投向尹锡悦这边。因为从安哲秀支持者角度来说,他们既不喜欢李在明也不喜欢尹锡悦。而随着安哲秀又一次退选,这些选民其实是相当迷茫且极度失望的。这种情况下,他们是否会跟随安哲秀个人的决定去跟随尹锡悦,是个问号”。

  一位韩国民众在社交媒体上愤怒地称安哲秀为“安跑跑”。他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原本期待他成为一股“清流”,但最终还是“被骗了”。

  首尔科学综合研究生院大学主任教授黄菲也告诉第一财经,安哲秀又“临阵脱逃”,对于支持他的选民来讲,会感到无比的背叛,“那么这部分选民将会支持谁就是决定2022年韩国大选选情的关键”。

  李旻还解释道,安哲秀的这个选择其实在其所在的国民之党内也是有争议的,“之前大家都觉得安哲秀能跑完全程,能兑现诺言,他的退选(以及大选后的两党合并)显然没有经过(国民之党)内部的一致同意。所以党内肯定有部分人反对这个决定,这也是不能确定安哲秀所拥有的选票全部归入尹锡悦阵营的原因之一”。

  反观李在明一方,李旻认为,更多的是期待选民们的一种“逆反心理”,寄希望于安哲秀的支持者出于对安哲秀的失望,做出相反的选择,“因此,胜利的天平的确向尹锡悦这边倾斜,甚至倾斜比较大,但目前并不能认为他的胜出是板上钉钉之事”。

  “变数还是存在的,”黄菲说道,“这个变数就是韩国民众对现政权的不满到底能否压倒背叛感,支持安哲秀的选民是否可以体会到安哲秀为了实现政权交替而最终退选的苦心。”

  此前民调显示,在韩国选民中,60岁以上的老人倾向于支持保守派阵营的尹锡悦,而40~50岁左右的选民倾向于支持进步派的李在明,两个年龄段的占比相差不大。这也让20~30岁的年轻选民以及一些中间派选民成为影响大选结果的重要变量。

  丑闻抢镜

  从去年底韩国各政党推出自己的候选人至今,本次韩国大选进行了5场电视辩论。“在有大选电视辩论存在之后的所有大选中,本次大选的电视辩论是最少的。”黄菲告诉第一财经,“这和尹锡悦一直回避参加电视讨论有很大的关系,因此,韩国选民通过仅有的几次电视辩论很难准确地判断谁究竟是韩国下任总统的合适人选。”

  综合5次电视辩论,外交安保、经济财政、民生福利等话题都有涉及。黄菲认为,韩国国民最关注的还是疫情之后经济如何恢复,民生福利如何提高和保障,“疫情灾难支援金如何发放以及发放多少,如何补偿小商工个体户的生意损失,这些都事关疫后的经济复苏”。

  在降房价方面,黄菲认为,此次基本所有的候选人都提出扩大供给,“但事实上即便他们不提及,首都圈内在建的新公寓就肉眼可见地有很多了,选举后市场供给会出现一个大量的兑现阶段,那时候房价自然会因市场规律有所降温,这是现政府不懈努力的结果,不能归功于总统候选人。毕竟,房地产政策的成效总是滞后的”。

  李旻对于本次韩国大选最大的感受便是韩国国内的政治活力有所下降。“至少在2017年,甚至更早时候的大选,选民还是更多关注候选人的政策、个人魅力等积极方面,但这次选举中韩国选民的关注点不在候选人的政策本身,更多是集中在候选人的负面信息、个人道德等问题。”他说道。

  黄菲也认同这一点,关于各候选人的“丑闻”显然成功地博取了选民的眼球,“各种候选人的‘丑闻’及未经证实的假消息满天飞,对于他们基本的治国攻略的关注都不够深入。选民在分辨真假消息方面就已经非常疲劳”。

  此外,李旻认为,2022年的韩国大选所处的整个外部环境与之前截然不同。“以对外关系为例,在之前的韩国大选中,朝韩关系占据主要地位。”他说道,“但这次来看,似乎没那么重要。韩国整个社会对南北关系改善的关注热度下降,尤其是年轻人其实对朝韩议题不怎么关注。相对来说,韩国选民对韩美关系、中韩关系的关注是增加的。”

  据中国海关总署3月7日发布的统计数据,今年前两个月,中韩贸易总值为3693.6亿元,增长14.9%,占我国外贸总值的6%。这是韩国首次超越日本成为我国第四大贸易伙伴。

  “其实,候选人的实际政策纲领还是很强调对华务实合作的,毕竟中韩贸易占韩国外贸的1/4,”李旻说道,“不过韩美同盟的优先级更高,如果尹锡悦上台,(韩美同盟)升级速度会更快。”

  大韩贸易投资振兴公社2月23日发布的数据显示,韩国2021年对中国出口额为2136亿美元,同比增幅超过20%,创历史最高纪录。

  作者:潘寅茹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