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国债抛售潮 对我国债市影响有限

本报记者 刘琪近期,美、英、欧等经济体国债收益率大幅走高,全球国债市场出现一轮抛售潮。Wind数据显示,2月4日,美国国债收益率集体飙升。其中,两年期美债收益

  本报记者 刘琪

  近期,美、英、欧等经济体国债收益率大幅走高,全球国债市场出现一轮抛售潮。

  Wind数据显示,2月4日,美国国债收益率集体飙升。其中,两年期美债收益率上行12个基点至1.31%,创2020年2月24日以来新高;五年期美债收益率上行12个基点至1.78%,为2019年8月份以来新高;十年期美债收益率达到1.93%,创2019年12月24日以来新高。

  英国国债收益率也在2月3日大幅走高。其中,五年期英债收益率报1.2064%,升至2018年10月12日以来最高水平;十年期英债收益率报1.3968%,为2019年1月21日以来新高。此外,欧元区国债收益率也在2月3日、2月4日连续上行。

  多因素引发海外国债抛售

  本周以来,美债收益率的上升势头有所遏制,2月7日,五年期美债、十年期美债收益率分别报1.76%、1.92%。不过,欧洲市场的国债抛售潮仍在延续。2月7日,法国、德国、意大利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分别上行3.1个基点、7个基点、6个基点,报0.674%、0.16%、1.81%。

  “美、英、欧等经济体国债收益率近期大幅度走高的主要原因在于,高通胀压力下,美联储大幅加快政策收紧步伐,2022年有望缩减购债规模、加息、缩表‘三箭齐发’。与此同时,美联储政策收紧正在引领其他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转向,导致全球金融环境整体趋紧。”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欧洲债券市场上表现尤为明显的主要驱动因素是,欧洲央行管委会2月份会议释放了政策大幅转向信号。

  在粤开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研究院院长罗志恒看来,近期海外国债大跌、收益率快速上行的驱动力来自欧美高通胀、货币政策收紧超预期。

  罗志恒对记者表示,通胀既有商品需求强劲的影响,也有就业市场偏紧的担忧。美国CPI“破7”,欧元区、英国CPI“破5”,劳动力市场供不应求,工资上涨等因素进一步加剧了通胀压力,从而导致欧美央行被迫收紧货币——1月份,美联储议息会议暗示3月份开始加息,缩表提前;2月份,欧洲央行议息会议一改此前通胀温和论调;英国连续两次会议加息,强调限制工资涨幅。

  境内外国债走势分化将延续

  这轮全球国债抛售潮是否会对中国债市产生影响?王青认为“影响有限”。这主要源于今年一季度国内货币政策仍处于稳增长的集中发力期,资金面会继续处于较为充裕阶段,市场对进一步降准等货币政策边际宽松措施仍有预期,以上这些因素决定了国内债市有望延续去年下半年以来的强势运行态势,境外国债抛售潮的冲击不会从根本上改变国内债市走向。

  “根本而言,受经济修复节奏、通胀态势等基本面影响,当前我国与美、欧等其他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取向存在明显差异,这决定了至少在今年上半年,境内外债市走向将延续分化态势。”王青表示,需要关注的是,年初伴随着财政、货币、产业政策集中靠前发力,信贷增速有望再度抬头,宽信用与宽货币的“跷跷板”效应可能再现,或给债市运行带来阶段性下行波动。

  罗志恒认为,海外国债大跌主要影响的是国内市场交易情绪,短期资金面承压,但基本面和政策面依然支撑债市中期走势。短期来看,中美利差收窄,前期偏强的人民币汇率短期有贬值压力,国债市场资金面承压;中期来看,我国经济周期和货币周期领先于海外,当前仍处于宽货币稳增长的窗口期,国内基本面依然支撑利率低位运行。(证券日报)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