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拍“宝宝第一次”赚钱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你的相册里有出生时的照片吗?你的家人有没有眉飞色舞地告诉过你,你头一次哭泣,头一次微笑,头一次站立,是什么时候?在哪里? 

  长沙一个打工妹,正是从婴儿的出生照片受到启发,发明了一个叫“宝宝NO.1”的服务,专门拍摄记录新生儿的第一次哭泣、第一次洗澡、第一次哺乳,等等,结果生意好得不得了,有时候找她拍摄还得提前预约。 

  下面,让我们来看看她的财富故事。
 
  意外生财:我要拍摄宝宝们的第一次 

  今年24岁的周荔君是湖南省衡阳人。早在1995年,她的母亲就在亲戚的介绍下,来到长沙市省财贸医院做护工。随后,她的父亲也来到长沙,在建筑工地上打零工。周荔君高中毕业后,先后在长沙从事过餐厅服务员、商品促销员等工作。这些工作都很辛苦,工资从来没有超过1000元。 

  2002年初的一天,周荔君闲着没事,到财贸医院给母亲帮忙,结果请母亲做护工的隔壁床生了个大胖小子,一家人迫不及待地想在病床前照张新“全家福”,他们拿了相机请周荔君帮忙拍照。拍完照,对方硬要塞给周荔君一个22元的红包,周荔君觉得这只不过是举手之劳,不好意思接,谁知对方却说:“这张合影很有纪念意义,请你一定要收下!”周荔君只好接了。 

  晚上从医院回到出租屋,周荔君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那家人喜气洋洋的表情,总在她的眼前晃。她突发奇想:在产科,每天都有数名婴儿诞生,他们的第一声啼哭、第一次洗澡、第一次被抱到妈妈怀中……这些举动都是在医院里发生的,如果把这些“第一次”记录下来,一定很有纪念意义。由于绝大部分年轻父母还没有发现“第一次”的价值,如果自己替人家拍照片,收取一定费用,应该会受到欢迎! 

  激动不已的周荔君想起亲戚家有个索尼自动调焦相机,一般只在出门旅游时才会使用,于是硬着头皮将它借了过来。然后,她给自己的业务起了一个时髦的名字:“宝宝NO.1”。 

  2002年6月28日,周荔君带着借来的相机,来到比较熟悉的财贸医院试着开始揽业务。她刚走进产科病房,恰好遇到一名婴儿在产房里呱呱坠地。周荔君赶紧按动了快门:爸爸第一次抱起自己的孩子、奶奶第一次亲吻孙子的小脑门、妈妈第一次接过孩子哺乳……周荔君一口气拍下了10多个镜头。

  然后,她向婴儿的爸爸介绍了自己,并解释了“宝宝NO.1”的意义,询问他们是否愿意购买这些珍贵的照片。结果,这位沉浸在幸福之中的新爸爸,当场就把自己的家庭地址以及联系电话抄给了周荔君,并要她洗好照片后马上送给他。 

  周荔君没有想到自己第一次拍照就这么顺利,她看见剩下的胶卷还有20多张没拍,便兴冲冲地又来到了新生儿最多的湖南省妇幼保健医院。在这家医院的产科,周荔君首先向各位准妈妈介绍了“宝宝NO.1”的服务内容以及其中包含的纪念价值,接着便开始逐个登记有意接受拍照的准妈妈和各自的预产日期。许多准妈妈都是第一次听说关于“宝宝NO.1”这个新概念,纷纷表现出极大的兴趣。 

  正忙乎着,一对刚从产房出来的母子回来了,周荔君赶紧迎上去介绍“宝宝NO.1”业务,这位初为人母的妈妈也喜滋滋地接受了周荔君的拍摄。
  拍完那卷胶卷后,周荔君顾不上休息,立刻去冲印店洗照片。第二天,周荔君把洗好的照片分别给两个家庭送了过去,每张照片收费5元。有趣的是,第一个家庭本应收80元,可人家挥手就给了她100元,还死活不肯接她找回的20元。他们说,周荔君帮他们留住了宝宝出生后的许多宝贵镜头,他们感谢还来不及呢! 

  除去买胶卷和冲洗的费用,周荔君的第一笔生意净赚了150元,捏着这笔钱,她乐得合不拢嘴。 

  步步更新:宝宝们帮我赚了第一桶金 

  尝到甜头的周荔君,索性辞掉了超市的工作,一心一意做起了“宝宝NO.1”的业务。因为这个概念确实新,周荔君的生意红火了一阵。但几个月过去,一些客户开始提意见,说周荔君拍出来的照片太普通了,他们完全可以自己拍,而且,5元一张的价格虽然比去影楼便宜一点,但比自己拍还是贵了些。因此,一些受到启发的人,纷纷从自己家里带照相机到医院拍照,周荔君的业务越做越少。 

  怎样才能拉开与客户自己拍照的质量距离,从而让客户高高兴兴地接受自己的服务呢?周荔君再次开始思考。一天,她随手拿起一本自己的相册,翻着翻着,其中的一张照片突然吸引了她的目光,这张照片上印着这么几个字:“南岳衡山留影”。周荔君想,自己要是也在照片上印上“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分量”(称体重)、“第一次与亲爱的妈妈零距离”(哺乳)等俏皮幽默的说明文字,效果会怎样呢?周荔君决定试一下。 

  周荔君当即跑到附近的照片冲印店,询问怎样才能在照片上印字。店老板说:“这种方式早就过时了,现在时兴用数码相机,拍照后直接传到电脑里,可以直接在电脑上编字,修改,想怎么排版都可以,印出来的相片又清晰又漂亮。”老板的话让周荔君既欣喜又惭愧,喜的是得知了一种更先进的服务方式,惭愧的却是自己的思想居然这么落伍。 

  周荔君当即去商场买了一个索尼S85数码相机。 

  高质量的数码相片很快就赢得了客户的青睐,由于成本提高了,周荔君也相应地将每张相片的收费提高到10元。此外,她还增加了量身高、穿衣服等拍摄项目。 

  一切就绪后,她印制了一盒名片,跑到各家有产科的医院,见了医生护士就发一张,跟人家套近乎──周荔君知道,要在产房重地把业务做大,必须跟医务人员搞好关系。否则还没等你开口,就会被她们“请”出去。 

  周荔君的姑妈是湖南省财贸医院的妇产科医生,周荔君首先利用姑妈的关系网,把姑妈在全长沙的医院里认识的人拜访了个遍,然后跟经常打交道的护士交朋友,向她们介绍“NO.1”的意义,得到认同后,周荔君很容易就获得了她们分布在各家医院里的护士同学的联系方式。

  就这样,同学介绍同学,同事介绍同事,周荔君认识的人越来越多,有时甚至不用她到场,她的护士姐妹已经帮她向住院的准妈妈们推荐了“宝宝NO.1”服务,接到业务后,周荔君只需过去拍照就行了。 

  3个月不到周荔君就收回了买数码相机的投资。 

  周荔君专门拍摄“宝宝NO.1”的事情渐渐引起了一些医院的重视,他们也开始觉得这是一项很有意义的服务。为了吸引准妈妈去该院生小孩,湖南省妇幼保健医院迅速推出了免费为新生儿拍摄照片的服务。该院是全长沙日出生婴儿最多的医院,为此,周荔君在该院的业务大受影响。 

  为了防止其他医院也仿效,断了财路,周荔君决定再买一部数码摄像机,以静止的相片加上活动的画面声音,更加完美地记录每一个新生儿的“NO.1”。 

  于是,在父母的帮助下,周荔君花7800元买了一部三星数码摄像机。
 
  有了摄像机后,周荔君拍摄起照片就更加得心应手了。婴儿第一声响亮的啼哭,家人第一次见到新生命的惊喜表情,妈妈第一次接过宝宝天然的轻抚动作,都被她生动地录了下来,成为永恒的纪念。 

  由于录像带放久了会磁化,失音,每次拍摄后,周荔君都要将拍到的素材拿到一家广告公司去剪辑,然后刻录成光碟。光碟播放方便,而且可以保存很多年,需要的时候还可以复制。 

  设备更换了,服务的档次提高了,收费自然也水涨船高。周荔君定的标准是按光碟的时长计算,每小时200元。这个价格对于沉浸在喜庆气氛中的大多数家庭来说都能接受;而对于周荔君来说,制作一张光碟的成本不到20元,赢利的空间比单纯的拍照大多了! 

  火遍长沙:找我拍片的准妈妈请提前预约 

  就在周荔君为找到了一条致富之路而暗自欣喜的时候,她的事业却遇到了一个小小的挫折。原来,周荔君曾经拍摄过的一位客户想把自己单位几位怀孕的同事介绍给她,但那几位同事在看过她所拍摄的DV后,却都不打算拍了。
 
  听到这个消息,周荔君觉得非常意外,为了弄明白怎么回事,她特地买了婴儿衣服去拜访那几位准妈妈,表示愿意根据她们的意见修改,并可以给她们6折优惠。几位准妈妈见周荔君很诚恳,就不客气地挑刺说,她们觉得周荔君拍下的东西只是硬生生的现场,没有什么美感,画面一会儿特别亮,一会儿又特别暗;此外,拍摄时未注意捕捉一些细微的表情,比如,妈妈在接过婴儿喂乳时,有点羞怯又有点自豪的眼神,等等。最后,大家的意见归纳为一点,就是整个内容有点生硬,没有很好地在DV中自然而动人地融入母与子、父与子的血缘亲情。 

  听了这些意见,周荔君大受启发。她觉得大家提的意见正好给她指了一个更具魅力的方向:把“宝宝NO.1”拍成一部更加生动的纪录片!把这项服务做到极致! 

  为了提高拍摄水平,她从影碟店租来许多优秀的纪录片反复欣赏,从中学习别人的拍摄技巧,还拜一位懂摄像的老乡为师。渐渐地,她获得的知识越来越多:光线利用、明暗对比、色彩协调、细节描写…… 

  周荔君慢慢了解到,要想做出一部好片子,后期制作也非常重要,周荔君的电脑应用水平不高,要想在短时间内达到熟练操作的程度是不可能的,她想到的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去挖人。 

  在周荔君常去刻录碟片的那家广告公司里,影像技术员小舟引起了她的注意。小舟拥有美术和计算机两专业的双学位,由于刚来公司不久,他分到的活不多,时间比较充裕。而且,他家里有台配置不错的电脑,刻录机也有,完全可以在下班后帮周荔君制作纪录片。 

  但当周荔君说出自己的想法后,小舟却当场拒绝了她的邀请。周荔君不死心,经常给他看一些自己拍摄到的小宝宝的镜头:酣睡的样子,瘪嘴哭的样子,小嘴唇翕动的样子,在水盆里扑腾的样子……不久,小舟被这些婴儿的可爱举动吸引住了,终于答应帮忙。 

  那会儿,恰好周荔君手上有个王太太约定的拍摄计划,王太太希望拍出来的东西能够更多地表达出自己对宝宝的情感。周荔君便与小舟一起讨论拍摄步骤以及制作方案,然后她将计划书交给王太太过目。王太太看过后很满意,她希望马上就开始拍摄,直到孩子诞生。

  不仅如此,她和王先生还给这部片子起了个名字,叫《亲•爱》。经过讨论,大家决定将这部片子拍成上、中、下三集,名字分别叫《期待》、《NO.1》和《宝贝》,时间总长90分钟,收费1800元。末了,王先生特意交代把这部片子的主题曲定为周华健演唱的《亲亲我的宝贝》。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周荔君来到王太太家开始拍摄。王太太早就打扮好了,一个人坐在开满鲜花的阳台上,随着摇椅温柔地晃动,音响里播放着《蓝色的多瑙河》,王太太右手拿着一本母婴保健杂志,左手手掌轻轻抚摸腹部……一切自然而优美,情景非常温馨。 

  一个星期后,王太太的宝宝诞生了,周荔君一直守在她身边,将宝宝在出生后的第一天里的每一个“NO.1”都拍摄了下来。随后,周荔君继续拍摄了两天,主要记录王太太一家对宝贝的降临所表现出来的喜悦和融融亲情。拍摄工作完成之后,周荔君将素材交给小舟处理,并与他一起研究如何剪辑,配录哪些解说词以及选择怎样的背景音乐。 

  为了能把纪录片拍得感人一些,那几天,周荔君走路吃饭睡觉都在构思解说词,有时候看到报纸杂志上有一句比较感性的话,便赶紧用笔抄下来。还有一次,她坐公共汽车回家,突然在街边看到一句有意思的广告语,她正要记下来,汽车一下就开过去了,她赶紧在下一站下了车,往回走了好一会儿,才看到了那块婴儿护肤广告牌上写的:“没有什么比你更让我怦然心动”…… 

  2004年3月10日,周荔君制作的第一部原声纪录片《亲•爱》缓缓从刻录机中滑出,她的“宝宝NO.1”事业,因此走上了一个新台阶。 

  如今,周荔君对这项新业务设定了新的收费标准,分别为:拍一集500元、两集900元、三集1800元。虽然拍纪录片的价格比以前单纯的拍照片要贵得多,但很多经济情况比较好、有一定文化修养的父母,还是对这种崭新的“宝宝NO.1”服务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整个4月,她用交叉拍摄的方式一共拍了6部片子,一个月就赚了五六千元。 

  如今的周荔君已经成了一个大忙人。约她拍摄纪录片的业务已经排到了两个月后。长沙现有人口577万,出生率为1.024%,即每年有近六万名婴儿诞生,这还不包括外来务工经商的人在长沙生的婴儿。面对这么广阔的市场前景,周荔君相信,只要坚持干下去,买房买车的日子不会遥远。 

  回想起当初在路边发广告单,在商场里拼命拍着巴掌,向顾客推荐T恤衫、运动鞋和果汁饮料时的情景,周荔君深深体会到“苦拼累死人,智拼出成就”的道理。 

  正在淘金路上的读者朋友,你是否从周荔君的故事中,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创业灵感呢。

评论

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