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波穿越海峡的拜年为什么能刷屏

马上评|这一波穿越海峡的拜年为什么能刷屏1月25日,微博网友“润泽无声”发布了一段方汉奇先生向李瞻先生拜年的视频,在视频里,96岁的方汉奇说“相期以茶”。四天

  马上评|这一波穿越海峡的拜年为什么能刷屏

  1月25日,微博网友“润泽无声”发布了一段方汉奇先生向李瞻先生拜年的视频,在视频里,96岁的方汉奇说“相期以茶”。四天后98岁的李瞻回以“百年聚首”,两位老人细数70载友谊。

  没想到这段佳话火出圈,上了网络热搜,也引发众多网友讨论。有网友说,这是“世纪老人间的对话”,也有网友有感而发写了一句诗“海峡难隔鸿雁,岁月不改人心”。“感动”“致敬”,这是评论区的高频词。

  方汉奇和李瞻两位先生,是两岸的新闻界泰斗。方老先生是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曾创立中国新闻史学会,是新中国成立后中国新闻史研究的奠基人之一。读新闻的学子不可能绕过方先生,因为他撰写的教材是“必读必考”的。

  李瞻老先生则是中国台湾的新闻学泰斗,著作等身。改革开放之后,他多次来到大陆,还在家乡山东大学、潍坊科技学院、济南长清一中设立奖学金和捐款,帮助家乡学子读书学习。

  更让人动容的是,两位大师共同经历过抗日救亡、改革开放,见证了海峡两岸的时光变迁、岁月沧桑。这既是传奇人生的交汇,也是穿越历史的同胞情谊。

  又到了过节拜年的时候,这是中国的传统年俗,也是全球华人最熟悉的习惯。和两位大师一样,这几天里,我们都带着灿烂的笑容,向彼此送出真诚的祝福。读懂了这份问候的分量,也就读懂了“中国情感”。

  我在这头,你在那头,两位老先生的交谊和问候,也是一曲悠扬的“乡愁”。当新年的微风轻轻吹起,有个声音正在呼唤游子的归来;那故乡的风、那故乡的云,将会抚平我们的漂泊和疲倦。

  这就是两位大师简短的互道祝福,却能出圈、刷屏的原因:这是文化涵养的淡雅、岁月积淀的从容、血脉相连的深情与无数网友形成的同频共振。

  视频里还有个细节也很值得玩味。方老的那句“相期以茶”,有些网友一开始还不理解:茶为什么是祝福呢?

  原来,“何止于米,相期以茶”是冯友兰先生在88岁那一年,写给同龄好友金岳霖先生的一副对联。按中国古人的拆字法:“米”这个字拆开是八十八;“茶”的草字头是二十,中间一撇一捺是八,底下的“木”,拆开是八十,相加是一百零八。八十八和一百零八,都是高龄。

  所以方老的意思,是祝福二人都可以长寿,不止于百岁之龄。李老的回应“百年聚首”,更表达了一份美好的祝愿和希望。

  不少网民在知晓典故中深厚的文化底蕴后,都发出由衷的赞叹:原来汉语里的一个简短祝福,也可以蕴藏这么多深意,还可以像猜字谜一样,留下悠长的韵味。

  这就是独属于中国人的文化密码。无论身处两岸还是世界的任意角落,华夏儿女之间的交流从不会有隔阂。来自方块字的韵味与默契,可以直达彼此的心间,那音调铿锵的单音节表达,让我们永远在一个频率。

  或许这也是一句祝福在春节期间给我们的一个提醒:春节是个团圆的节日,更是一个文化的节日。很多网友笑言:过年了,今年就不要只发些复制粘贴的祝福消息,是不是也能做个“宝藏青年”,从传统文化这座大宝库里挖掘一些宝贝?

  这或许也是大师的视频得以出圈的启示之一。它让我们看到了红火春节古雅、精致的一面。这其实也是春节原本的面相之一。几千年的中国历史,留下了浩如烟海的文献记录,留下了千姿百态的文化习俗,值得我们细细品味、用心感受。

  也在这两天,昆曲演员俞玖林和台湾作家白先勇互相拜年、叶嘉莹向全球友人送新春祝福的视频同样在网络上热传。这些文化大家在镜头前娓娓道来,自带一种温暖人心的力量。

  无数读者通过叶嘉莹先生的讲述,走进了古诗词的“大观园”。经由她的讲述,那些深邃玄远的诗句,变得通俗而生动。青春版《牡丹亭》,也让当年“家传户诵,几令《西厢》减价”的《牡丹亭》在当代年轻人当中焕发生机。难怪有媒体曾报道说,“青春版《牡丹亭》使得昆曲的观众年纪下降30岁”。

  他们的祝福,激活了所有中国人的文化基因。在春节这个时刻,我们经由他们的祝福,再次确证我们的身份,回归我们的“文化原点”:我们是中国人,写着相同的汉字,读着杜甫、李白,听着《牡丹亭》《长生殿》,过着千年传承的春节。

  经由他们,我们也再次感受到了属于中国文化的力量:是数千年间的文化传承塑造了今天的我们,让今天的人们无论身处何方,都期盼在春节团圆相聚,彼此祝福、传递心愿。

  所以,在为大师转发、点赞时,每一位网友都感到,自己血脉中的DNA,我们来自哪里,根在哪里!

  大师祝福视频中古雅、精致的文化语境,也为我们在春节的欢喜与激动之外,平添了几分安稳与坦然。相同的文化哺育了我们,相同的根基滋养着我们,也因此,在这个阖家团圆的美好节日里,无论华夏儿女身处何方,他们的心都是紧紧相连的。故乡,永远等待、守候着每一个远方的游子。

  澎湃评论员 东平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