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价磨底令上市猪企业绩承压 周期拐点难下定论

本轮猪周期自2018年5月开启以来已经持续44个月,周期顶点和底部的猪价巨大的价差导致A股上市猪企交出的业绩成绩差表现千差万别。从部分头部猪企披露的2021年

  本轮猪周期自2018年5月开启以来已经持续44个月,周期顶点和底部的猪价巨大的价差导致A股上市猪企交出的业绩成绩差表现千差万别。

  从部分头部猪企披露的2021年业绩预告来看,目前全行业亏损几乎成为定局。1月25日晚间,天邦股份(002124.SZ)预计2021年净利首亏,预计亏损35亿-40亿元。此前,千亿猪企温氏股份(300498.SZ)预计2021年业绩亏损高达130亿-138亿元;“猪茅”牧原股份(002714.SZ)也出现了第三、第四季度单季度连续亏损的情形。

  随着头部猪企业绩出现首亏,猪周期降至底部已毫无争议。但市场关于对本轮周期拐点究竟何时出现仍存巨大分歧。

  供给端依然充裕,周期拐点难下定论

  根据天邦股份(002124.SZ)披露的业绩预告,公司预计2021年全年净亏损35亿-40亿元,而上年同期为盈利32.4亿元。

  在上市猪企接二连三地交出预亏业绩预告时,市场对拐点到来的预期也存在巨大分歧。一方观点认为,拐点临近,将于今年二季度出现;也有观点认为2023年才是拐点到来的年份;还有极少数人士认为拐点在2024年才会出现。

  能繁母猪存栏量是决定生猪产能的核心指标之一,其主要代表潜在供给,即远期供给是否还会增长,当该指标同比见顶回落时点,逻辑预期改善领先于供需结构改善即猪价见底时点。

  数据显示,全国能繁母猪存栏量在2021年6月份达到年内峰值4564万头后,受猪价回落养殖场主动调减产能等多方面因素影响,7月-12月,该数据出现连续6个月回落,累计回落约6.9%。

  供给与需求是猪肉价格涨跌的根本因素,仅观察能繁母猪存栏量是不够的。在华安证券农业、中小盘首席分析师王莺看来,多因素共振下2022年国内生猪供给或有小幅增长,或导致二季度出现本轮猪周期拐点的概率不大。

  “如果要看周期反转,那全行业供给的量不能增加。但我们注意到,首先,10月以来,猪价反弹后价格虽有回落,但补栏积极并没有回落,对产能去化进程有所影响。其次,养殖企业从2021年一季度就开始淘汰养殖效率相对低下的三元母猪,补栏二元母猪。理论上,二元母猪的养殖效率比三元高30%左右,这意味着从2022年一季度开始,行业养殖效率不断提升,可能会提升供给规模,”王莺说,“另外,从进口冻猪肉规模来看,2020年全年进口约580万吨,2021年进口规模约500万吨,两项数值均处于历史最高水平,同时大部分上市猪企2022年的出栏规模较上年均同比增长。”

  具体来看头部上市猪企的出栏计划。2021年全年,牧原股份、温氏股份、新希望的生猪出栏数分别为4026.3万头、1321万头、997万头,均为同比增长。根据公告,牧原股份储备了超过1亿头养殖产能的土地资源,2022年出栏规划约为6000万头;温氏股份2022年的出栏初步规划为1800万-2000万头;新希望表示,已竣工的育肥场存栏规模达到600万头。

  值得注意的是,温氏股份在12月的调研纪要中表示,乐观估计2022年下半年后猪价有可能进入下一轮周期的上行通道;悲观估计2022年仍处于社会平均盈亏平衡线位置,可能需要2023年才能进入下一轮周期的上行通道。

  上市猪企将直面成本压力

  近期,养殖端的惜售与需求端回暖导致2021年四季度全国猪价明显反弹,价格反弹提升了养殖户补栏积极性,能繁母猪产能调减速度开始明显放缓,导致产能去化过程再次受阻。

  随着全国猪粮比再度跌破6:1,猪价继续下行,上市猪企2022年的经营管理备受考验。第一财经记者梳理各大头部上市猪企的投资者关系纪要内容发现,成本管控和出栏规划调整是上市猪企2022年的工作重点。

  “一方面,相比于散户养殖,规模化养猪企业的疾病防治、固定资产折旧、人工费用等成本因素对经营业绩的影响更凸出。另一方面,业绩亏损无法为企业提供稳定的现金流,前期扩产计划将造成财务端持续承压。”一位上海私募基金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说,“预计2022年,上市猪企仍需面对供给过剩阶段,业绩将继续亏损,明年或继续二次磨底来实现产能的进一步去化。”

  随着全国猪粮比再度跌破6:1,猪价继续下行,上市猪企2022年的经营管理备受考验。截至1月25日傍晚,仅有温氏股份、牧原股份、天邦股份2家头部猪企披露了2021年业绩预告。其中,温氏股份录得业绩首亏,也暂时成为了两市“预亏王”,公司预计全年净亏损130亿~138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275%~286%,上年同期盈利74.26亿元。报告期内,温氏股份对目前存栏的消耗性生物资产和生产性生物资产初步计提了减值准备约25亿元。

  牧原股份方面,根据三季度业绩及全年业绩预告,“猪茅”2021年第四季度归母净利润的亏损金额约7亿-22亿元。

  导致上市猪企业绩亏损的主要原因仍是2021年大幅下跌的猪价。2021年,国内生猪价格的跌幅和跌速超出市场预期,最低下探至10元/公斤,跌破全行业养殖成本。

  中国养猪网数据显示,截至1月25日,全国外三元生猪价格报14.35元/公斤,是自2021年10月份猪价反弹以来的新低点。

  “再从历史数据来看,2011年10月-2014年4月猪价下行周期,底部盘整及亏损时间超过两年时间,因为那个时间段没有严重疫情发生。我们认为,2022年猪价或将在14、15元左右反复震荡,周期继续磨底。今年5月份之前,生猪出栏量是增长的,而春节过后需求下降,这阶段猪价会继续下探,会否跌破2021年的最低点还很难判断。”王莺对记者说。

  二级市场方面,猪企股价与猪肉价格的背离正在弥合。数据显示,2021年12月1日,A股猪板块个股平均上涨10%,跑赢主要股指,但当月全国外三元猪肉价格由18.24元/公斤跌至16.48元/公斤。2022年1月以来,全国猪价继续下跌,猪板块股价亦进入调整,25只猪肉股平均下跌超1%。

  市场对猪板块炒作的预期是猪价与股价背离现象产生的主要原因。“从过往几轮猪周期来看,猪肉板块在每年都有基于预期的炒作。以2011年为例,当年度9月猪价见顶,2012、2013年市场有过对周期反转预期的炒作,2014年周期迎来真正反转,板块走出趋势性行情。”她对记者说,“每个阶段,市场会基于不同预期选择介入不同的标的。从历史估值来看,整个猪板块当前处于估值相对低的位置,是值得关注的。”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