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难而上——专访北京冬奥组委交通部副部长刘恕

新华社北京1月19日电 题:迎难而上——专访北京冬奥组委交通部副部长刘恕新华社记者卢星吉、林德韧、潘毅、展鹏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比赛将在相距较远的三大赛区举行

  新华社北京1月19日电 题:迎难而上——专访北京冬奥组委交通部副部长刘恕

  新华社记者卢星吉、林德韧、潘毅、展鹏

  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比赛将在相距较远的三大赛区举行;延庆、张家口赛区地处山地,道路复杂、气候多变;应疫情防控需要,人员出行不能打破闭环……以上种种因素,均对交通服务提出了很大挑战。

  作为经历过北京奥运会的“双奥交通人”,北京冬奥组委交通部副部长刘恕向新华社记者表示,经过积极谋划、多方整合力量、详尽建立应急预案,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的交通服务工作已大体准备就绪,有信心迎接大赛考验。

  迎战路远山高

  刘恕表示,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的交通保障工作不仅比2008年北京奥运会更加复杂,甚至在奥运会历史上都称得上是非常困难的。

  “它的主要特点,一是在于战线长,三个赛区跨越两地(北京、张家口)。第二就是延庆和张家口两个山地赛区,路长、路窄、坡度大,而且恶劣天气随时出现,会给道路增加更多通行难度。”

  刘恕举了延庆赛区“二号路”的例子。据介绍,这条道路上光180度急转弯就有14个,最陡的坡度达到了14度,在没有雪的情况下尚需要丰富的驾驶经验和谨慎操作才能安全通行。

  为了积累经验,也为了实地评估这些险峻道路的潜在风险点,冬奥组委交通部从2020年就开始组织赛事车辆到延庆和张家口赛区进行实地踏勘和拉练演习。

  “我们的车辆都在这种有难度的道路上试验过,评估了在最恶劣情况下的风险到底有多大,并且规划了应该采用什么样的措施来保证比赛正常进行。”刘恕说。

  目前,北京冬奥组委交通部正在赛区属地城市政府的支持下,大力筹办和组织铲冰扫雪队伍。

  “山区赛时道路不能有雪或结冰,我们要使奥运交通在安全方面得‘优’。”

  扎牢闭环管理

  如与冬奥专用车辆发生碰撞事故,请市民朋友不要去敲车窗——这是近日一条广受热议的新闻。

  因为疫情防控的需要,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对国内外涉奥人员实施闭环管理,但连接各个赛场、冬奥村、酒店的路线仍多有公共道路,这就要求执行交通运输的车辆本身保持在闭环状态。

  对此,冬奥交通从2008年北京奥运会得到了一处重要借鉴:点对点、干净到干净。

  “在北京奥运会时,为了缓解场馆端的人、车安检压力,我们让所有人员在驻地实现了‘干净’(安检完毕),然后点对点地运输到场馆去。在疫情防控的要求下,这就是‘从泡泡到泡泡’。”刘恕介绍道。

  对于应对突发状况,冬奥组委交通部除了发出过“不敲车窗”的提示,还做了许多别的预案。

  “比如说在长距离运输过程中,有客人突然提出要下车怎么办?对于这个可能性,我们要求大客车的司机在未到达站点前不能开门;在小车上,我们则张贴出了英文和中文两种语言的提示,告诫客人不能在到达落客区之前随便下车。”

  刘恕表示,在车内小空间里,司乘人员的安全防护也相当重要。“我们对车辆进行了有效的物理隔离,使司机和客户在运输过程中始终保持在隔离状态。”

  统筹“两个交通”

  “此次冬奥会和冬残奥会正好赶上春运,应当说城市道路的运输会很繁忙。”刘恕表示,北京冬奥组委交通部和赛区属地城市政府交通部门下了很大功夫去共同研究奥运期间的城市交通、奥运交通政策。“奥运道路的使用,同样也考虑了与城市交通的矛盾。”

  刘恕介绍了目前已经出台并广为宣传的奥运道路使用办法。他表示,设置奥运专用道也是借鉴了北京奥运会的先例和经验。“奥运专用道、专用路以及优先路的分布,是我们根据场馆和所有涉奥场所的布局,并且结合城市道路网现状,科学合理地做出的规划设计。”

  他还表示,近期会有相关政策出台,保障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期间的城市交通。

  在采访中,刘恕亦向广大市民的理解和支持表达感谢。

  打造精干团队

  据刘恕介绍,此次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交通服务团队主要依托京张两地的专业运输企业做支撑,北京冬奥组委交通部组织相关司机、调度人员进行业务培训。

  “培训的内容,一个是从安全角度,另一个是奥运知识相关的培训,再一个是结合这些人员的任务,组织他们到赛区进行踏勘。培训的目标是让司机和调度人员清晰自己的任务,也知道自己的工作任务应该用怎样的模式去完成。”

  服务于国际化活动的交通运输,语言支持非常重要。刘恕表示,他们招募的部分司机具有一定的中、英双语能力,而这方面能力相对薄弱的人员则需要和语言中心进行合作,需要专门给予支持。此外,司机还会得到一些小卡片,内容覆盖日常语言交流场景。

  刘恕是一名老交通人,谈到自己和不少同事经历过的两次奥运,他颇有感慨。

  “我们这个大群体里,有相当一部分同志参加过北京奥运会。能够在自己一生的事业中参加两次奥运,是非常不易的事,因此我们感到光荣!”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