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克亚克库都克烽燧遗址考古:“错位时空”遇见唐戍边将士

中新社乌鲁木齐1月1日电 题:新疆克亚克库都克烽燧遗址考古:“错位时空”遇见唐戍边将士作者 苟继鹏历时10年,新疆克亚克库都克烽燧遗址考古发掘工作已基本完成。

  中新社乌鲁木齐1月1日电 题:新疆克亚克库都克烽燧遗址考古:“错位时空”遇见唐戍边将士

  作者 苟继鹏

  历时10年,新疆克亚克库都克烽燧遗址考古发掘工作已基本完成。遗址中出土的750多件纸文书、120多件木简,是近年中国国内考古发掘出土数量最大的一批唐代汉文文书资料,成为还原唐代戍边将士生活的鲜活素材。

  位于新疆尉犁县荒漠中的克亚克库都克烽燧遗址,属于孔雀河烽燧群中的一座,是古丝绸之路上重要的军事防御和情报通讯设施。经过考古发掘,克亚克库都克烽燧遗址被确定为唐代安西四镇之一焉耆镇下的一处基层军事管理机构。

  近日,中新社记者采访了克亚克库都克烽燧遗址考古项目负责人胡兴军。从该遗址出土的各类遗物几乎摆满了办公室,尤其是各类纸文书和木简,字迹清晰,读来犹如穿越千年,与唐代戍边将士在“错位时空”中对话。

  记者从胡兴军这里已修复的纸文书中看到了这样一句话,“种青稞小麦各一石”。“这是上级单位指导基层烽铺春耕的文书,说明当时除了大规模集中屯田外,烽燧守兵也在附近耕种粮食,以作补充。”胡兴军说,戍边将士粮食匮乏,有时还会通过捕鱼和狩猎来补充食物,该烽燧遗址还出土了捕猎的兽夹和织渔网用的工具,以及各类野兽骨和鱼刺等。

  另一张纸文书上写着“张三郎从东来,用钱三十文沽葡萄酒。”胡兴军介绍说,这是一份账单,记录将士们日常生活开销等。有意思的是,通过对残留物分析,工作人员还在该遗址出土的葫芦残片中,发现了葡萄酒的成分——丁香酸。千年之后,依稀可见“醉卧沙场君莫笑”的豪迈。

  此外,该遗址出土的军事文书,还填补了历史文献关于唐代焉耆镇防御体系记载的空白。其中所涉及的“计会交牌”“平安火”制度的实物为中国首次发现。胡兴军说:“所谓‘计会交牌’就是基层军事机构间每日互相传递军情的木简。到一定时期后,这些牌子都要上交到上级管理机构游弈所,游弈官需要查验记录并收藏。”

  记者看到,这里有不少这样的木简,上面的字迹清晰可辨。“官马并得平安”“某某烽四面罗截一无动静”“及烽子五人并得平安”。虽仅有只言片语,但依旧能感受到千年前戍边将士们枕戈待旦、金戈铁马的军旅生活。

  “大漠孤烟甘寂寞,长河落日自辉煌。”胡兴军曾写下如此诗句,感慨这段穿越千年的超时空对话。“该考古项目是国内首次对唐代烽燧遗址进行的主动性考古发掘项目,通过系统发掘,全面再现了唐代戍边将士的军旅生活,证实了唐王朝对西域的有效管辖和治理。”他说。(完)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